国内外理工院校人文素质教育的比较研究

2017-09-04 13:16

 摘要:对国内外理工院校人文素质教育的概况、课程体系和目的进行了比较研究。认为,加强基础,重视人文教育是各国工程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趋势;国外通过规划知识领域、确定学科主题来构建基础课程体系,设置综合化的人文社科课程;我国人文社科课程体系缺乏研究设计,课程设置随意,缺乏综合性和规范性;国外认为人文社科教育有助于加深对人类历史、思想观念和社会结构的了解,有助于品格的养成;我国强调人文社科教育的政治功能。

  关键词:理工院校;人文素质教育;比较研究

  我国为了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才,于90年代提出了“素质教育”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的新概念。人文素质教育即人文社会科学教育,是文化素质教育的核心。

  1、国内外理工院校人文素质教育概况

  本世纪以来,世界工程教育改革不断趋向于基础化(其内涵为工具性基础和知识性基础)和非技术化(其内涵为不断充实人文社科教育内容),加强和重视人文社会科学教育,已成为各国高等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共同趋势。

  近几十年来,美国高等工程教育曾有六次大的改革,每次改革都提出要加强工程教育中的人文社科教育。如,1934年《威肯顿报告》明确建议在工科课程中增加更多的人文社会科学内容;1944年《哈蒙德报告》建议工程教育应当沿着科学技术和人文社会科学两条路径齐头并进;1955年《格林特报告》的结论为人文社会科学应当作为工科教育课程的重要组织部分;1968年《工程教育的目标》报告中的重要结论之一是“未来工程师将被要求参与解决与日俱增的复杂的社会问题”;1979年哈佛大学发表了《核心课程报告》,制订了著名的《公共基础课程录》,其重要内容之一就是,不同年级的学生除主修课程外,都必须学习一定数量的、经过特别设计的以西方文化为中心的6个核心领域的人文社会科学课程;1984年,美国全国人文学科基金会发表了题为《必须恢复文化遗产应有的地位》的报告,呼吁加强和改进人文社会科学教育;1988年,美国大学协会发表了题为《未完工的设计:本科工程教育中的人文学和社会科学》的报告,着力于解决面向工科学生的应用文科教育的问题。80年代中期,美国曾就“普通教育”展开过非常广泛而热烈的讨论,并成为“课程改革运动”,其影响至今存在。

  美国工程技术认可委员会认定的传统人文社会科学课程是哲学、宗教、历史、文学、美术、社会学、心理学、政治科学、人类学、经济学和外语等。非传统的人文社科课程指技术与人类行为、技术史、专业伦理与社会责任等。

  日本在战后初期,学习美国模式,强调教育的民主化,加强普通教育,建立了普通教育与专业教育分段进行的4年制本科大学。普通教育阶段学习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等一般教育科目(教养课程),大致占学士学位课程学分总量的29%。60年代,日本强调以发展经济为主要目标,普通教育受到轻视。70年代后,重新提出加强普通教育,尊重个性的教育。进入90年代,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为了改变普通教育与专业教育缺乏有机联系的弊端,以“四年一贯制”取代“二二分段制”,把教养课程的教学贯穿到4年之中,建立专业类课程、主题课程、开放课程、语言文化课程等4大类的课程体系,人文社会科学教育更进一步受到重视。如东京工业大学建立了锲形课程结构,把人文课程象钉子一样插入整个四年的学程。

  英国针对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严重分裂,提出在高等教育改革中,加强文理交叉、拓宽学生学业基础面,推迟专门化时间。剑桥大学专家认为:“现代世界理科和文科的裂缝必然用科技人文科学来粘合”。

  我国建立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仅有100多年的历史。由于科技的落后,高等工程教育基础薄弱。50年代起,为培养对口的专业人才,进行了院系调整,产生了许多单科性的工科院校,专业划分越来越细,学科间的隔绝越来越深。改革开放后,强调经济建设,科技的地位不断加强,但人文教育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国民素质尤其是人文素质的欠缺成为制约现代化建设的因素。在工程教育领域,工科毕业生由于知识面狭窄,适应能力、创新能力差,难以满足现代化经济建设和工程技术发展的要求。在世界各国纷纷关注人文与科技的整合、关注学生个体的人文精神和基本道德文化修养的潮流影响下,我国从90年代起提出了素质教育的观念,要跟上世界高等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步伐,改变长期以来计划经济体制下单科性的人才培养模式,从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入手,培养厚基础、宽专业,具有创新精神、人文及自然科学素养的和谐、全面发展的人才。

  以华中理工大学为代表的重点理工大学率先提出要加强理工院校大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引起了强烈反响。原国家教委选择了一些重点理工院校作为试点,以促进理工院校的人文素质教育。目前,关于人文素质教育人才培养目标、模式及评价方法等的研究工作正在进展之中。从业已发表的研究报告中可以看出,加强基础教育(包括人文社科基础和自然科学基础)已成为共识。许多学校不只是单纯增设几门人文课程,还在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方面进行了探索。如北京科技大学在“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教学计划中把传统的邓小平理论、“两课”与文化素质教育中的各种教育因素整合起来,设置了“人文社会科学基础”教学模块,把它作为一门共同基础课引入课程体系,这标志着我国高等工程教育正在从狭窄的技术教育向大工程教育转变。近年来,许多工科院校伴随着学分制改革的实践,实行养成教育与成才教育分段培养,即基础阶段与专业阶段分开的两段制教育模式,开设人文社科选修课程、设置人文社科辅修专业等,为素质教育奠定了一定的实践基础。

  我国高等工程教育从1895年创办北洋大学开始,便伴随着中国迈向现化代、工业化的进程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这期间,我们且不论在工业精神的演进上是否有或曾经有过怎样的轨迹,也不论曾经模仿过什么样的办学模式,现实却是我们有居世界第一的工科毕业生人数(1996年),也有低得可怜的工业总产值(1996年是美国的1/10)。问题是我们是在培养模式上的失败还是思想的失败。笔者认为这是我们提出人文素质教育的意义所在。因为假如我们的思想与现代化、工业化的精神背道而驰的话,那么任何模式都可能是不适用的。

  2、人文社科课程体系的比较

  美国卡内基教学促进会所做的“学院-美国本科生教育的经验”报告认为,只有当所学的学科内容与另外一个学科衔接时,基础课教育才算是完整的。

  美国由此制定了基础课教育的一体化核心课程计划。

 所谓一体化核心,指完整的基础教育不仅向学生介绍基本知识,而且介绍各学科之间的联系。核心课程计划通过确定各个学科共同的主题,来构建基础课教育框架。核心课程以问题为基础,注重课程与学习者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完全打破学科界限的综合课程。如在工科课程设置中,以“工程活动”或产品为核心,完全围绕它组织教学而不必考虑学科自身的知识完整性和系统性。

  核心课程以普通教育为主旨,除了“综合”功能以外,在西方,还具有某种社会功能,即通过民主的教学方式来培育学生互尊、互爱、互相协作的精神,并养成建设性地解决社会问题,从而建立民主社会的责任感。有人甚至认为这后一种功能乃是核心课程的主要功能。

  美国核心课程体系包括以下内容:

  (1)语言:关键的联系。语言“是我们了解自己是谁和我们将变成什么样的核心”。

  (2)艺术:美育的经验。“人类活动的某些经历是无法用词汇来描述的。为表达我们最亲切、最深奥的感情与思想,我们使用一种更为敏感、更为巧妙的语言,我们称其为艺术”。“学生们有必要通过了解艺术所具有的独特力量达到肯定我们的生活并使之更为高雅的目的,同时保留其测量一种文明社会质量的内容”。

  (3)传统:活着的历史。“学习历史能够加强对传统、遗产及超现实意义的理解。没有它们就没有文明。全体学生都必须把这些作为核心的基础部分之一来学习,以便探索那些最终为人类的成功与失败做出过贡献的事件、思想和个人”。

  (4)公共机构:社会的网络。“公共机构组成了人们生活的社会网络”。应向学生们提出如下的问题:“机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如何受其影响,我们怎样指导这些机构朝积极的方向发展。”

  (5)自然:地球的生态。“学生们通过学习科学课程,揭示了自然界中优美的深层模式并开始认识到自然界内的全体成员都是相互关连的。除了解自然发展的过程外,学生们还必需学习包括科学与技术如何结合的一般性内容,同时思考因这两者结合所产生的伦理与社会问题”。

  (6)工作:职业的价值。“在一个自称每一时刻都在`疯狂地追求名利'的时代里,学院的重要责任之一是帮助学生们思考生产与消费间的普遍经验并使他们从更广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工作”。

  (7)同一性:意义的寻找。“一般性学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了解自己并拥有做出正确判断的能力。

  知识的意义在于它使我们认识了每个人所具有的个人与公民的双重身份;在于它指出了我们作为独一无二的个人和作为合作的人类之一部分所产生的希望与忧虑。正确的判断可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目的与意义。我是谁?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我对他人及他人对我承担哪些义务?这些问题的答案非常含糊不清,但是要回避它们也是办不到的。它们是一个密切相连的核心中的核心部分,是找寻同一性和追求意义的一部分内容。”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人文社会科学课程占教学计划的1/5,多达18类100多门。要求本科生必修不少于8门。人文课程的5个基本领域是:①文学与文章研究;②语言、思想和社会准则;③视觉艺术和表演艺术;④文化与社会研究;⑤历史研究。这些课程特别注重科学技术和社会的关系问题。

  日本筑波大学以学科综合化为原则组织教学,仅设学群和学类,其基础科学学群,下设三个学类:①人文科学学类,包括哲学、史学、语言学等;②社会科学学类,包括社会学、法学、政治学、经济学等;③自然科学学类,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地球科学等。

  东京工业大学的锲形课程改革,尝试打破传统的“基础课-技术基础课-专业课”的三层楼设置,把基础课主要是人文社科教育象锲子一样从一年级插到高年级。

  严格说来,原国家教委所规定的公共基础必修课也属于人文社会科学的范畴,目前的规定是:邓小平理论概论、毛泽东思想概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道德修养、法律基础和外语(我国以及韩国、日本等国都把外语课程排除在人文社科课程外)。

  依据北京理工大学对国内8所重点理工大学基础课程设置的研究,在1998年“两课”规定修改前,我国理工院校人文社科基础课程为政治、历史、管理、经济及文学艺术,达到公共基础课程学时的25.7%,平均占全部教学总学时的12.4%。但进一步的分析表明,其中,国家规定的5门必修课程的总学时已占去全部人文社科课程总学时的61.9%,开设其它人文必修课程的学时数有限,一般只有2门的余地。

  华中理工大学为使学生受到系统的人文教育,在机械学院96级本科生教学计划中,开设了包括数学与自然科学课程在内的核心(必修)和选修课程,其中人文社科必修课程都是国家规定的公共必修课程;限选课程分为6类,分别是历史、政治与法律、经济管理、文学艺术、文化与伦理、哲学,每类限选1门。人文社科类课程占总学时的14%。其中,国家规定的必修课程占人文社科课程学分的60%。

  北京科技大学的人文社会科学课程设置比较有新意。他们认为大学生对社会现象的正确分析及政治思想的提高不能通过简单的灌输完成,否则往往事与愿违。因此,把邓小平理论和“两课”的基本观点放在人文社会科学更宽广的背景之中和更扎实的理论基础之上,比用人文选修课补充“两课”有更好的可接受性与理解深度。他们将人文社会科学基础教学模块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包括:①基础文科课程,分别为中国文化论述、国史与国情、哲学与方法论;②基础社科课程:现代经济理论、经营与管理。第二个层面为综合人文科学课程:分别为工程伦理学、工程法学、工程环境学。基础文科课程以中国文化为立足点,以中国历史发展为背景,以哲学思想为方法论,由此组织起关于中国古代文化、近现代革命、当代社会意识形态的知识点,作为工科本科生起码的人文类知识。在此基础上,学生继续学习基础社会科学知识,以及从选修课中深入学习各方面的文科知识。综合人文科学课程是直接面向工程、与工程学有交叉的综合性课程,是一种价值观念教育,包括工程的社会价值、人类根本利益价值、可持续发展价值等。

  总的来说,我国工科院校人文学科课程缺乏研究、设计。课程设置带有明显的随意性、实用性,缺乏系统性和规范性。

  3、人文素质教育目的的比较

  关于人文社科教育的目的,美国认为是发展学生口头和书面的通讯和交流技能,使学生了解人类增刊段惠青:国内外理工院校人文素质教育的比较研究9当代和过去的文化,认识人类的思想和观念、思想意识和思想体系的基础,认识美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法律结构,使学生具有在艺术上的自我表达能力。

  全美人为学科基金会1989年的报告认为,高等学校的人文社会科学教育能保证学生有机会学习哲学、文学艺术,熟悉外国的制度、风俗习惯、文学艺术、历史、文化,从而更好地了解其它国家与其它民族,更清楚地看到美国文化和传统的独有特征;能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参与国家事务。

  MIT人文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人际交流的技能(口头和书面的);增长人类历史和现代文化知识,以了解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加深对影响人类活动的理论、观念、思想体系的了解;认识不同社会制度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背景;最终能灵活地、艺术地进行人际交流和自我表达。

  日本1971年修改的《大学设置基准》规定,“编排大学课程时,在考虑传授各个专业的专门知识的同时,还必须适当注意培养学生的广泛的修养、综合的判断能力和丰富的人性”。日本大多数人认为,对工科院校学生进行人文社会科学教育,目的在于“品格的养成”,他们希望“品格养成教育”将帮助学生在今后担任技术人员和工程师的工作中,避免以狭隘的技术观点来形成对人和社会的判断。

  巴黎理工学校认为,在科学飞速发展的时代,人文社会科学教育是一种“人世教育”,这种教育能引导学生发展处世立身之品德,防止学生偏于理科知识而损害自己的平衡。

  北京科技大学认为,人文社科教育要对社会系统提供一种理解,它应有四方面的教育功能:

 (1)向学生传授文、史、哲、经、管的一些基本观念,提供对社会现象的理解,提高学生的人文素质。

  (2)加强文化素质教育与培养学生政治素质结合,拓宽德育教育的内涵和视野。

  (3)把人文社会科学教育与专业教育结合起来,分清方法(科学技术)与目的(行为的价值观念),并在两者之间建立平衡。通过工程社会学系列课程,正确理解与工程相关的社会现象。

  (4)培养学生的外语交流能力。

  华中理工大学前校长杨叔子院士认为,人文教育追求善,对求真的科技具有导向作用,人文素质不仅影响人的价值观,还能促进学生形成良好的思维方法,有益于人的精神世界的解放,激发灵感与顿悟。

  我国传统上是一个政治伦理型社会,一切为了政治是我们习惯的思路。长期以来,我国人文社科教育片面强调政治,倾向于通过政治理论课、思想道德修养课发挥政治方向或思想上的导向作用。社会科学的功能,当然有一部分具有政治性,但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的是它的社会功能(如法律最终不是为了建立公平和正义吗?),如果单纯强调对政治的依附功能,那么,将削弱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独立性,最终会削弱其为社会、为人民服务的功能。素质教育的关键在于“内化”,只有当知识内化为个人的素质时,教育的目的才得以实现。

  如果没有广泛的关于人类文明成就的知识,没有对我国及其它国家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法学、经济学等知识的广泛了解,文化底蕴薄弱的年轻的大学生将难以理解传授给他们的今天的一切。

  参考文献:

  [1]华中理工大学课题组.国外高等工程教育中的人文教育[J].高等教育研究,

  [2]胡建华.面向21世纪的日本大学课程改革[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3]国家教育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发达国家教育改革的动向和趋势(第二集)[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

  [4]国家教育委员会高等教育司编.高等教育面向21世纪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经验汇编(Ⅱ)[C].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5]于倩,钱於云.高等工程本科教育中的基础课程体系[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6]秦忆,范华汉,赵卿敏.必须将素质教育落实在教学计划中[J].高等教育研究,

  [7]朱崇华,柯俊.建立大工程观念下的新型课程体系[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8]姚利民.国外高校的人文社会科学教育浅析[J].高教文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