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向审美教育的转变

2017-09-14 17:18

清代文学家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①传统书法鉴赏将“人品”与“书品”相联系,是“书如其人”观点的理论来源。换一种视野看待,“书,如也”,正是书法发挥艺术与审美价值的前提。“如”给书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无论“如其学”“如其才”还是“如其志”,书法在不同的艺术层面“如其人”.“书如其人”的观念至今仍影响着大部分重视书法的人。如今手书文件已经被电子文本所取代,但是文件必须有签署或印信才生效,现代的笔迹学在科学上证实了“书如其人”的正确性,证实书写笔迹与指纹一样,具有唯一性。

  审美,通俗的讲就是辨别、领会事与物的美。美存在于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审美存在于人们对身边事物的每一瞥目光中。虽然审美体现在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艺术作为审美的高级对象更适合美育的选择,尤其是经过历史选择与过滤留下的经典艺术品,它们的美育价值更是高于快餐式的流行艺术品。书法是汉字特有的艺术形式,是中国传统文人必须掌握的一门文化艺术种类,书法作为美育的载体符合人们对文化、艺术以及素质的追求。

  书法审美教育不是专业书法教育,也是不普通书法教育,书法审美教育关注书法在不同层面的教育价值。以书法作为媒介与载体,可以是单纯静观书写内容的,可以是实际操作运笔挥毫的,也可以是品评鉴赏书写风格的,在书法教学中,这三者可以结合也可以分离,适合分层次教学。

  书法审美教育主要包含以下三个维度:汉字、书写以及汉字书写所表现出的意象,书法向审美教育的转变,主要也是这三个维度的转变。

  一、汉字的审美意义

  汉字是书法的载体:“仓颉之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宜,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着於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②书法的载体是汉字,“书者如也”说明书的任务是用“文”与“字”表现出物象之本,所以书法带有强烈的文化气息。汉字是用来记录思想的工具,以实用价值为主,而书法的载体为汉字,所以书法的实用价值具有历史的规定性,这一维度正是书法作为文化艺术的关键所在。

  由于古代的书写工具是毛笔,所以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几乎都涉及到书法的问题,尤其是文笔俱佳的作品,被誉为天下三大行书的《兰亭序》《祭侄文稿》《寒食帖》也都文笔俱佳、文采飞扬。还有以理论取胜的《书谱》,不但书法继承了王羲之的精神,《书谱》本身的内容也是历来学习书法理论必读的重要书论,这种阅读书法作品书写内容的审美就是单纯静观书写内容的审美活动。

  二、书写的审美意义

  书写是书法的技艺层面。包括书写工具和技巧。书写工具中最重要的是毛笔:“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③毛笔的软,为书写者娴熟的技巧赋予笔墨浓淡与线条粗细的变化,而线条与造型是书法的外在表现形式。关于使用毛笔的具体方法,古人认为要悬腕,因为书写:“悬着空中最有力”.④在运笔过程中,中锋与侧锋也表现不同:“正锋取劲,侧笔取妍”.⑤正锋体现线条的力道,侧锋则呈现线条潇洒灵动的姿态。中国古代书法是一门实用艺术,是读书人不可或缺的一项基本技能。历史上成为书法家只有少数,书写的高难度给书法在技艺维度赋予了深层次的内涵。

  任何艺术的学习,一般都是从模仿开始,书法也不例外,所以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法帖就是书法临摹的优秀范本,而临摹的标准就是以形似与神似为主要准绳:“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⑥最初临摹时以形似为主要标准,逐步追求更高层次的神似阶段,也就是逐步开始进行创造实践。这是实际操作运笔挥毫的审美活动。

  现代的教学技术改善了以往书法教师个体示范的局限,书写的线条和过程可以利用教学软件、图片、动画、视频课件等各种信息化条件,将书写的过程从各个方面、角度,以各种速度播放、重复,加强学生对书法书写过程的理解,同时也使书法审美教师的个体示范得到有效补充。信息化使书法教育的发展具有便捷的条件和可操作的实施途径。

  三、意象之美

  “意”为内心活动,是形而上之思;“象”为外在表现,是形而下之器,“象”与佛语中之“相”相通,包含“具相”之意,而书法中的意象就是汉字与书写技巧共同表现出的内涵:“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⑦书法作品所表现出喜、怒、哀、乐各种情绪,就是书法的意象带来的不同审美体验。

  结语

  书法审美教育活动,还可以整体的美感审视书法或者某件书法作品,如宗白华作为美学家,以深厚的美学思想做支撑,对书法的理解与研究往往是高屋建瓴的:“写字在古代正确的称呼是‘书',书者如也,书的任务是如,写出来的字要’如‘我们心中对于物像的把握和理解。用抽象的点画表出’物像之本‘,这也就是说物像中的’文‘.”⑧这对指导书法的学习与对书法的理解具有较高理论价值。

分享到:
收藏